河南快三摇奖福彩开奖结果

世界首例”冷凍人“已被封存52年,距離復活還差……

醫療健康 來源:微法官

長生不老是人類亙古不變的夢想。

古有皇帝癡迷長生不老仙藥,法老甘當木乃伊準備原地復活;今有土豪拿錢續命,迷戀科學冷凍復活技術。

歸根結底還是那句話:“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”,這再一次驗證了人類的本質是復讀機。

仙藥已經被歷史證明并不存在,現代人也替法老確定了木乃伊不具備復活條件,只能放進博物館供人參觀。那么科學體系之下的冷凍技術是否可信?人被凍起來到底會怎么樣呢?

1. 第一個被凍起來的人

早前1967年,世界上就出現了第一個冷凍人——詹姆斯·貝德福德(James Bedford)。


事情要從1962年開始說起。

這一年,美國密歇根大學教授羅伯特·埃廷格(Robert Ettinger)出版了《永生不死的前景》一書,書中有一個打破世人固有認知的新觀點:死亡是可以逆轉的,方式就是冷凍技術。

這一新觀點深深吸引了年輕的電工羅伯特·尼爾森(Robert Nelson),以及罹患肺癌臥病在床的退休心理學教授詹姆斯·貝德福德。

1965年,尼爾森已經對冷凍技術頗有心得,從籍籍無名的電工變成加利福尼亞低溫學會的主席。6月,他向貝德福德發出邀請:我們協會現在擁有最原始的設施,可以緊急凍結并存儲人體,你愿意當志愿者來體驗一下嗎?

貝德福德特別樂于嘗試新鮮事物,據說他剛退休時曾跑到非洲體驗生活,剛得一比。接到尼爾森的邀請,他覺得自己反正也快死了,很痛快地簽了志愿者意向書。

1966年,貝德福德在遺囑里留下10萬美元,作為冷凍身體和日后維護的費用。為了保證效果,他還預付了4200美元購買冷凍倉和液氮。

1967年1月12日,貝德福德突發心肺衰竭,眼看就要撒手人寰,醫生這時候也沒什么用了,貝德福德的家人給尼爾森來了個奪命連環call,害怕再拖延一會兒,連冷凍也救不了詹姆斯。

尼爾森的冷凍團隊——美國化學家和未來學家羅伯特·普雷達、意大利醫生和生物物理學家但丁·布魯諾、尼爾森本人以及執行的技術人員到醫院時,貝德福德已經停止了心跳和呼吸。

盡管如此,他們還是開始了“冷凍手術”。先給貝德福德洗了個冷水澡,讓身體冷卻;隨后注射肝素防止血液凝固;然后把血液統統抽干;最后從雙側頸動脈注入二甲基亞砜(DMSO)冷凍保護劑。

緩慢的冷卻過程持續了3天,之后,遺體被放進臨時的低溫罐,轉移到亞利桑那州冷凍護理設施中心。最終,貝德福德被放置在零下196攝氏度的液氮中,開始長眠。

2. 冷凍容易解凍難

被凍起來之后就高枕無憂了嗎?顯然不是的,事實證明,缺失技術和設備支持的人體冷凍是極其錯誤的選擇。

在接觸到《永生不死的前景》、沉迷冷凍技術之前,尼爾森只是一個高中都沒畢業的電工,知識水平并不高。

但在給貝德福德做完“冷凍人手術”之后,他聲名大噪,許多人找到他,都想長生不老。

在尼爾森接手的各種案例里,有一開始就沒有凍成功的,有因為付不起維護費用而用光液氮的,有因為設備運行不良意外死亡的,很多次失敗都是他的團隊并不專業造成的。

1979年,一名律師起訴尼爾森涉嫌欺詐,甚至指控他的冷凍人理念是邪教。最終,尼爾森敗訴,需要賠償40萬美元,比賠錢更糟糕的是他失去了世人的信任。

實際上,尼爾森的冷凍技術根本沒有成熟。雖然他的團隊已經盡力嘗試不凍傷各個器官,但每個器官最合適的冷凍溫度都不一樣,實際操作相當復雜。即便只冷凍大腦,研究者依然不能保證它不受到一丁點兒傷害,因為大腦有很多不同區域,用于冷凍的最佳藥劑也會千差萬別。

隨著科學的發展,人類對人體研究得越透徹就越明白,就算利用當今世界最新的技術,完美冷凍仍然只是幻想,更別說20世紀60、70年代的冷凍技術了,尼爾森的失敗并不奇怪。

后來,尼爾森宣布放棄人體冷凍的研究,但在他內心深處,仍然相信人體冷凍技術的可能性——2017年,已經80歲的尼爾森宣布,第一個“冷凍人”詹姆斯·貝德福德將開始解凍,他確信詹姆斯能夠成功復活,同時還希望自己死后能夠借助人體冷凍復活。

在他看來,復活只是時間問題。

3. 自愿冷凍的勇士們

現在已經是2019年,事實證明,貝德福德并沒有真的復活,一切只是尼爾森的臆想罷了。

盡管如此,但現代社會里像他一樣相信冷凍技術的人并不少。

目前,美國和俄羅斯共有約3000人在心臟停跳后被凍起來,處于無意識狀態。還有1000多活人簽了志愿者協議,愿意在死后被凍上,期待百年后復活的一絲可能。

美國密歇根州有個世界上最大的人體冷凍機構,這家機構的主席曾接受采訪,說:“我們有一句諺語——

‘被冷凍,將是可能發生在你身上第二糟糕的事。’

當然沒有任何人能夠保證你肯定會被再次喚醒,但可以保證的是,如果你被埋葬或火化,你肯定會永遠消失。”

據我所知,咱們中國也有人選擇把自己凍起來,擇日復活——全中國首例冷凍人是《三體》的女評審、兒童文學作家杜虹。

61歲的杜虹不幸被確診為胰腺癌,在死前,她選擇了像《三體》中描述的那樣,把自己的頭部冷凍起來,期待“復生”。

想要成功復生,就要在技術成熟后,喚醒她的“腦部”,同時要恢復脊髓功能和結構,進行頭身重建。

其實就現在的醫術水平,僅僅想要恢復脊髓功能和結構已經夠頂尖科學家們喝一壺的了,喚醒腦部、再造身體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也就是說,從1967年到現在,50多年過去,冷凍人的相關技術逐漸在完善。目前冷凍技術沒問題,主要是解凍技術有問題:凍上了,人確實沒死,但也活不過來,很尷尬。

除了生死未卜,還有更重要的問題——貝德福德為冷凍自己留下10萬美元,杜虹女士冷凍頭部花費12萬美元。。。看完數字您明白了嗎?努力搬磚吧各位,等到有一天解凍難題被攻克了,長生不老的機會就在眼前,錢卻沒攢夠。臥槽,那才是最尷尬的!

來源:微法官

醫谷,分享創業的艱辛與喜悅,如果您是創業者,期望被更多的人關注和了解,請猛點這里  尋求報道

意見
反饋

掃碼
關注

掃碼關注醫谷微信

手機訪問

掃碼訪問手機版

返回頂部

河南快三摇奖福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