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快三摇奖福彩开奖结果

哀悼乳房時,人類為它尋找過什么“靈藥”?

醫藥 來源:39深呼吸(ID:shenhuxi39) 作者:季媛媛

中國女性活得實在太艱難了!

在生活中,她們需要承擔著母親、妻子、女兒的角色,殫精竭慮地為每個家庭成員服務;在工作中,她們必須面臨著強大的精神壓力,廢寢忘食地為每個季度的KPI拼盡全力;在種種重擔之后,她們還會遭受著不同程度的疾病甚至死亡的威脅。

乳腺癌便是其中之一。它常常被冠以“頭號紅顏殺手”、“女性第一癌癥殺手”、“城市女性第一殺手”、“女性疾病第一殺手”等身份。在我國乳腺癌發病速度非常快,增長速度按每年3%-4%的速度遞增,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倍。

全球2018年新發癌癥發病率TOP5。|圖:微博 @人民日報

如此,面對隨時存在的死亡威脅,女性該如何自處?

有人說,上帝給我們安排的每一次掙扎都是有目的的,連跟死神親密接觸的機會都沒有過,那才叫白活了。然而,死神總是殘忍的,他能使得不少女性失去了美麗與自信;失去了對愛的追求;失去了可以倚靠的家庭;失去了生的希望,最終,走入地獄。

但不得不說,也有不少乳腺癌患者,仿佛是盛開在荊棘里的花朵一般,面對突如其來的暴風雨,她們不屈不饒、不甘妥協,渴望遇到貞德,更渴望能夠手握最先進的武器,與命運抗爭,淬煉成真正的勇士。

01

兵臨城下:生死一線的無奈之選

梅艷芳、姚貝娜、陳曉旭、李媛媛……諸多知名女藝人在經歷癌癥折磨后相繼離世,這些鮮活的事例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活著的每個人,癌癥正離我們越來越近。

《2018年全球癌癥統計數據》報告顯示,我國癌癥的發病率、死亡率均列全球首位,全球每新增100個癌癥患者中,中國人便占21個。其中,發病率最高的前3位分別是肺癌、乳腺癌和胃癌。女性乳腺癌,發病率為24.2%,死亡率為15.0%。

2018年全球女性癌癥發病率和死亡率。|圖:微博 @人民日報

其實,乳腺癌的可怕之處還不單單體現在數據上,除了死亡的最終威脅外,乳腺癌給女性帶來的可謂是全方面的綜合傷痛。

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主任徐兵河教授告訴39深呼吸(ID:shenhuxi39),在選擇治療方式前一般要考慮腫瘤的情況,包括腫瘤的分期、病理特征、生物學特征等。而乳腺癌根據分子分型,可以分成雌激素受體(ER)陽性、HER2陽性乳腺癌、三陰性乳腺癌。根據患者乳腺癌發病的時期不同,治療手段一般還會存在差異。

目前,最難治療的是三陰性乳腺癌。對三期乳腺癌患者而言,需要先做全身的治療,即先做化療,讓腫瘤縮小以后再進行手術效果會更好,且同時考慮進行放射治療。

說起來容易,實際上,三期乳腺癌患者在治療過程中總是面臨著各種痛苦和困境。

就拿手術來說,1992年,作家西西曾把自己的乳腺癌診療經歷寫成了《哀悼乳房》一書。在書中,她談到,“發覺的時候,多半已形成腫瘤,我們女性珍之重之的乳房,就不得不割愛,而且從此走不出死亡的陰影。”

長篇小說《哀悼乳房》。|圖:amazon

這句話的背后,印證了無數女性在應對乳腺癌時的無奈,這對于年僅38歲的小楚也不例外。2014年10月,小楚被確診為癌癥:三陰乳腺癌,晚期。這一乳腺癌屬于最少見的類型,一般只能靠化療藥物,效果不理想。

在知曉這一事實的第一時間,小楚堅決選擇放棄治療。

“有一個同城的姐妹也患有乳腺癌,她不想拖累家人,就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,我也不想治療。”在癌癥到來的那一刻,小楚感覺自己四周彌漫著死亡陰影,乳腺癌更是如同魔鬼一般與她糾纏不清,更讓她陷入無限的恐懼漩渦中。在她看來,癌癥面前,一切都渺小至極,而與其人財兩空,不如將錢和希望留給下一代,讓他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之所以會如此恐懼是因為提到“癌癥”二字,她便覺得這意味著切除乳房,她恐懼術后自己身體的殘缺,更恐懼疾病反復帶來的折磨。

但在醫生和家人看來,在“活下來”面前,這一切皆是小事。

“主治醫生告訴我,癌癥不是死亡宣判;家人告訴我,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,應該無條件的接受治療。”最終,在醫生和家人的勸誡下,小楚開始了漫長的治療過程,而在經過7次化療后,小楚做了左乳根治性手術治療,失去了乳房。

不經歷生死考驗的人,永遠無法了解患者內心的煎熬。術后,缺失的乳房除了給小楚身體上帶來傷痛,更時刻提醒她自己是一名三陰性乳腺癌患者。每年例行兩次的體檢總是讓她感到忐忑不安、緊張不已。

小楚害怕復發、轉移。但凡身體稍有不適,哪怕一次長時間的咳嗽,她都害怕出現肺轉移。在小楚看來,三陰乳腺癌患者只要出現轉移復發就意味著無藥可醫,非死不可。

對此,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邵志敏教授稱,在乳房切除術后,許多患者都有可能出現焦慮、抑郁等問題,有的人甚至會由此喪失對生活的信心。

為此,多年以來,全球眾多的女性患者,有的可以在“一刀切”手術中徒留一命,用乳房與死神進行交換,有的卻只能將期望寄托給臨床,期待市場能夠出現更多可供她們選擇的抗癌新藥。

02

主流治療:抗癌之路武器不斷

市面上真的有可供患者選擇的抗癌新藥嗎?患者真的可以用最小的代價終結痛苦呢?

可以。

值得慶幸的是,盡管乳腺癌常年盤踞中國女性罹患惡性腫瘤之首,但隨著防治手段的進步與革新,我國女性在抗擊乳腺癌這一病魔上的“武器”也不斷更新換代,抗腫瘤藥市場規模更是不斷擴大。

據中康CMH數據顯示,2015年我國醫藥終端市場抗腫瘤用藥達950億元,同比上一年增長率為13.53%。預計2016年中國抗腫瘤終端市場將達到1050億元。同比上一年增長10.52%。其中,用于乳腺癌前五位的藥物是紫杉醇、多西他賽、卡培他濱、曲妥珠單抗和亮丙瑞林,占據了乳腺癌用藥市場的56.37%。

部分暢銷乳腺癌藥物。|圖:米內

紫杉醇是使用最廣的化療藥之一,2009年進入中國,到目前為止,被批準用于治療聯合化療失敗的轉移性乳腺癌或輔助化療后6個月內復發的乳腺癌。而在2017年,我國某創新藥企已經獲得該藥品在國內的獨家授權。

當然,除了主流的化療藥物外,市場上,根據不同類型的乳腺癌治療藥物也在不斷更新迭代。

雌激素受體(ER)陽性乳腺癌是發展最緩慢的一種亞型,也最常見的一類,占乳腺癌患者的60%~70%,對于它的治療主要是手術+化療+內分泌治療。

而市場上內分泌藥物根據作用機制的不同大體上可以分為四類:雌激素受體調節劑(他莫昔芬和托瑞米芬),雌性激素受體下調劑(氟維司群),芳香化酶抑制劑(來曲唑和阿那曲唑),腦垂體促黃體生成素釋放激素類似物(戈舍瑞林和亮丙瑞林)。如今,也已有大量臨床證據顯示,在傳統手術、放療、化療之外,再加上內分泌治療,能顯著提高HR+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期,甚至是治愈率。

HER2陽性乳腺癌占20%,這類癌癥比上一種生長更快,也更容易轉移。不過,幸運的是,在過去10年有好幾個新型靶向藥專門用于治療HER2陽性乳腺癌,如2002年上市的HER2靶向藥曲妥珠單抗(赫賽汀),2012年上市的第二代HER2靶向藥帕妥珠單抗等。對于這類病人的治療通常是手術+化療+HER2靶向藥治療。

HER2,中文名叫“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”。HER2陽性乳腺癌,顧名思義,特點就是癌細胞表面過量表達一種叫HER2的蛋白,經常比普通細胞高幾十倍,甚至幾百倍。這個類型的患者占了乳腺癌整體的大概20%。|圖:菠蘿因子

近日更是有消息傳來,乳腺癌新藥帕捷特(英文名Perjeta,通用名帕妥珠單抗)在國內獲批上市了。帕捷特是針對HER2陽性乳腺癌的新型靶向藥,這次中國批準的適應癥,是用于“有高復發風險的HER2陽性早期乳腺癌的輔助治療”,也就是手術后,使用這個新藥(配合赫賽汀和化療)來降低復發風險。

這一結果,宣布乳腺癌雙靶治療時代正式開啟,可以為患者帶來更多治愈的希望。小敏便是獲益者之一。

2016年3月,小敏不幸被診斷為HER2陽性乳腺癌,且腫塊3.5公分,比較大,不適宜手術。面對這一結果,醫生委婉地告訴她,情況不是很好。隨后的治療期間情況更是不妙,化療第14天,小敏全身骨頭像螞蟻撕咬一般難受、疼痛。眼看著頭發大把大把脫落,小敏忍不住嚎啕大哭。還有兩個多月,女兒就要進入高考了,小敏希望可以有機會陪著女兒進入考場,更希望能有機會看到女兒結婚生子。

人生無常,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境況將人打入谷底,但只要不放棄,觸底往往也會有反彈的可能。小敏覺得自己很不幸,但又值得慶幸。在人生走到絕境之時,主治醫生告訴她,雖然無法進行手術,但她有幸入選了最新的治療方案:曲妥珠單抗和帕妥珠單抗聯合化療。

“乳腺癌讓我更加的堅強,也更加的懂得感恩。”患病的經歷讓小敏明白,既然活著,就該比健康的女性更加堅強、更加努力、更加懂得珍惜。對此,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腫瘤內科主任胡夕春教授也深有感觸,他直言:應對乳腺癌,只要有信心,就會有生的希望。面對每個前來就診的患者,他都想辦法鼓勵她們的信心。胡夕春教授堅信,只要有信心,就有治愈的可能。

“如今,乳腺癌患者具有諸多創新藥可供選擇,HER2陽性有化療、內分泌治療、分子靶向治療、曲妥珠單抗、帕妥珠單抗等治療手段,可以讓90%患者獲得治愈,你有90%的機會你不去拼搏嗎?只要患者愿意拼搏,我們一定會為他們助力。”  胡夕春教授說道。

03

現實差距:患者要學會聽醫生的話

乳腺癌像毒蛇一般一步一步侵蝕著女性的身體健康。而為了應對這一難題,所有人都用盡了全力。但無數專家表示,目前所做的一切,還遠遠不夠。

邵志敏教授告訴39深呼吸(ID:shenhuxi39),自1985年畢業后,他一直在腫瘤外科從事一線臨床工作,在乳腺癌領域有著豐富的經驗。而伴隨著時間的推移,各種治療方式應運而生,患者的生存率也得到了顯著提升。

截至目前,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年治療乳腺癌患者數已高達6000例以上,五年生存率達到93%,這意味著,一百個人當中,在復旦腫瘤醫院接受治療的患者,五年,只有17個出現問題或過世。

不同國家乳腺癌的5年生存狀況,灰色代表非洲,深紅色代表南美洲,紅色代表北美洲,黃色代表亞洲,藍色代表歐洲,綠色代表澳洲。|圖:柳葉刀,《2000-2014年全球癌癥生存趨勢監測報告》

這一數據已經可以媲美全球水平。然而,對于這一結果,邵志敏教授直言:仍不滿意。

“乳腺癌這樣的疾病,治療的效果與發現時期密切相關。到目前為止,雖然我們對乳腺癌的病因并不清楚,但我們知道,發現得越早,治療的效果一定會越好,保乳的成功率也會越高。所以,早期乳腺癌診斷非常重要。”

邵志敏教授說,如果發現乳頭內陷、乳頭有液體流出、凹陷,摸到腫塊了,皮膚的紅腫等這些異常的時候,應該趕緊到醫院檢查。一些女性,如有乳腺癌家族史、年齡在45歲以上、或者既往被懷疑乳腺癌、有活檢病史的人群,應該每年到醫院做至少做一個簡單的體檢或者B超檢查。

實際上,在早期診斷這一方面,我國做得遠不如國外好。在理念上,大洋彼岸的歐美發達國家早已規定,35歲以上女性,每半年都要做一個B超,將乳腺癌篩查出來。而得益于早期發現,在治療乳腺癌的手段上,他們外科手術已經不再是“一刀切”模式了。

據39深呼吸(ID:shenhuxi39)了解,早在2011年,美國外科協會主席、西達賽奈醫療中心腫瘤外科執行副主席及乳腺癌中心主任Armando Giuliano博士就提出了“少即是多”的治療理念。Armando Giuliano博士指出,對于部分早期乳腺癌患者來說,確認癌癥有沒有轉移,只需進行前哨淋巴結活檢,無需痛苦地經歷全面清掃淋巴結了。

“在早期診斷后,可以用乳房腫瘤術代替全乳切除術,還可以運用微創淋巴結治療,以‘最小侵襲性的手術獲得最佳的預后’的理念,讓患者受到的痛苦再少些。而乳房腫瘤術的患者與全乳切除術的患者相比,20年、30年的長期生存率并沒有任何差別,甚至,部分早期乳房腫瘤術的患者生存率更高。”  Armando Giuliano 博士稱。

2011年,《紐約時報》刊登文章《撼動乳腺癌治療理念的淋巴結研究》,展示Armando Giuliano博士的研究成果。|資料圖片

相比之下,我國這一步走得實在有些蹣跚,在我國,全國女性乳腺癌每年新發病例約27.89萬例,新發10個患者種就有1個被確診為晚期。令人惋惜的是,哪怕被確診為乳腺癌,在隨后治療的各個階段中,不少女性還會因為依從性不足導致治療效果不理想,而這樣的現實,實際上是可以改變的。

以內分泌治療為例,在中國90%以上的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患者都會給予內分泌治療,但是患者用藥的依從性比較差,標準的內分泌治療需要進行五到十年,但很多患者并沒有吃夠五年,無法做到長期用藥,總會自行停藥。

“很多乳腺癌患者用藥后往往會出現肌肉與關節疼痛、失眠、出汗、情緒改變、子宮內膜增厚、心血管疾病等副作用,而患者一旦出現不良反應就會自行停藥。如此總會耽誤治療。”徐兵河教授強調,乳腺癌治療是長期治療,在漫長的治療過程中,患者的依從性是完成治療的關鍵。

乳腺癌患者要學會聽醫生的話,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最大治療效果。

圖:originoo.com

當然,除了聽話,也得保持好心態。如果當下的你已經不幸患有乳腺癌無法做到提前預防,也不用過于恐懼,要知道,你現在看到面前的陰影,那是因為你的背后有陽光。

39深呼吸(ID:shenhuxi39)堅信,人生雖然有很多的坎坷,但我們生在一個好時代,有技術,更有精湛的醫護人員;有推陳出新的藥品,更有關愛我們家人和社會。只要永不言棄,未來的某一天,我們終究能戰勝病魔。

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姓名均為化名)

▲ 本文指導專家:

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主任 徐兵河教授

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乳腺外科主任 邵志敏教授

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腫瘤內科主任 胡夕春教授

來源:39深呼吸(ID:shenhuxi39)   作者:季媛媛

醫谷,分享創業的艱辛與喜悅,如果您是創業者,期望被更多的人關注和了解,請猛點這里  尋求報道

意見
反饋

掃碼
關注

掃碼關注醫谷微信

手機訪問

掃碼訪問手機版

返回頂部

河南快三摇奖福彩开奖结果